如果你认识江浩林

骄傲哒 新皇冠体育

江浩林的人生是一场蝴蝶效应。

如果在小学阶段时没有耳濡目染了解多个名人事迹,如果在语文课上没有一笔一划地写下“我的梦想是当一个科学家”,如果在填报专业时没有刷到那篇“可考虑农学专业”的帖子,江浩林可能不会来到新皇冠体育,更不会进入新皇冠体育,在这片五湖四海一片林的紫荆校园里恣意绽放了整整四年青春。

蝴蝶的每一次振翅足以改变后来的轨迹。如今,他顶着“综测满分”“新皇冠体育之星”“2018年山西大学生年度人物”等多重光环,顺利保研至北京大学前沿交叉学科研究院。对于这份惊艳得让人有些咋舌的大学成绩单,江浩林却只是摆摆手,一向温和的脸上露出几分认真的神色:“我真的不是学霸,我最多只是个‘伪学霸’。”

江浩林在参加模范引领计划答辩

或许,于江浩林而言,眼前一切外人称道的繁花锦绣不过是四年本科学习的水到渠成。相较于回顾过去的成绩,他更倾向于勾勒未来的图景——一间实验室,三两志同道合的师友,在慢悠悠的日子里从容不迫地走近梦想。道路阻且长,而他出发的行囊却始终很简单:“解科学之所忧,谋民生之福祉。”


 积:披荆斩棘的学业之路

夜已经深了。江浩林摸索着口袋,摁亮手机,时间正趋近于凌晨两点。他起身脱下白色的实验服,关掉电源,轻手轻脚走向隔壁的研究生休息室。窗外,夜色浓重,偶尔有一两声夏虫的鸣叫从树间逸出;窗内,蚊声点点,夏季五月份的闷热笼罩着整座院楼。找不到空调遥控器,江浩林站着思忖了一会儿,决定在休息室的地板上打个地铺。临睡前,他给自己定了一个凌晨三点钟的闹钟——他的实验还没做完。

时间是2018年5月份的夏天,江浩林正在为6月份的山西省大学生生物化学实验技能大赛决赛做准备。

“我的时间安排是很有弹性的。”江浩林说,“并没有十分确切的作息表。”

深夜对于江浩林来说实在算不上陌生。在四年大学时间里,他先后担任了9项学生工作,自主立项或主持6项科研项目。除此之外,他还是校田径队教练看好的短跑选手——第58届校运会100米第一名和跳远第一的好成绩。成绩带给他的除了金牌,还有各类比赛,而比赛的背后意味着训练。在备战山西省大学生田径锦标赛的时候,江浩林连续两个月在启林南的操场上展开训练。冬季早晨的风带着凛冽的温度,江浩林身穿短袖短裤,在一众羽绒服里一遍遍地进行着耐力训练、绝对速度训练。


江浩林(右三)参加男子100米比赛

“一忙起来基本都是这个状态。”江浩林推了推眼镜,“难免会有些睡眠不足。”

时间被大大小小的事务切割得支离破碎。但饶是如此,江浩林还是会抓住一切零碎时间给自己充电。譬如,尽可能保证每天抽出一个小时朗读英语;譬如,在每个等车或排队打饭的间隙,登录网站查询课本之外的知识点。于江浩林而言,“一物不知,深以为耻”。这片科研的领域实在太过宽阔,他想象不出松懈步伐之后的自己该是什么样子,但绝对不是现在的江浩林。

蝴蝶振翅,飓风渐起。当然,不可避免地,飓风也会影响一部分生活。作为学生,江浩林自律,勤学,生活以一种满满当当而又有条不紊的姿态缓慢流逝着。早起训练、熬夜科研、顾不上吃饭、赶不上门禁、牺牲午睡时间做实验、打着手电筒在实验田里插秧、连续四年国庆假期无休息…对于江浩林来说,这些似乎已成为钉入生活里的家常便饭。“挺忙的。”回顾四年生涯,江浩林不是没有感慨。随后他顿了一顿,以一种更坚定的语调,“但乐在其中。”


破茧:保送北大直博生

2018年7月20日,新皇冠体育的莫钊文副教授接到江浩林的电话,对方语气平静,像是在讨论科研项目一样,“老师,我拿到北大前沿交叉学科的拟录取资格了。”

时间已经将近中午一点,广州的天穹之下是盛夏炽热的光线。莫钊文教授先是一怔,随后唇角荡开一圈笑意:“恭喜呀,那导师定下来了吗?”

“他的能力值得进入北大。”江浩林的同学栗书莹这么评价,“浩林是一个认真严谨且极具智慧的人,初次见面时便觉得他十分强大。”

江浩林在实验室做实验

保研之路是一场漫长的拉锯战。自2018年4月份开始,江浩林就开始在各个网站上留意夏令营的信息。重重对比后,他向十几所高校投递了申请,不久即收到了北京大学、复旦大学等十所高校的夏令营入营资格。考虑到时间冲突等因素,江浩林最终选择了其中五所高校,于6月中旬动身前去参加,而期末考试周的降临让江浩林的六月变得更加拥挤而忙碌。“前脚刚结束夏令营,后脚就搭飞机回学校参加考试。”南北两地奔波,这几乎成了江浩林在这段时期的常态。

夏令营之旅并非完全顺遂,按江浩林的话来说,“总有那么一两只‘幺蛾子’。”在面试PTN项目(即北京大学、清华大学和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联合培养博士研究生项目)时,江浩林恰巧撞上了一场大暴雨。瓢泼的雨水让一切交通变得拥堵而缓慢,上班族和学生形成的人潮更是隐隐加剧了一种急迫的氛围。眼见着公交车被一辆辆挤满、开远,眼见着打车软件上的候车人数愈来愈多,江浩林再也等不住了。他当即快步上前,向一辆出租车上的乘客发出了拼车请求。

江浩林在广州市从化区展开水稻种植情况调研

“下出租车之后距离目的地还有3公里的路程。”江浩林向记者解释。当时他决定踩共享单车。

但老天似乎有意刁难这个初来乍到的年轻人。“小黄车的开锁密码是4443,而4的按钮是坏的。”回忆起往事,江浩林脸上带了几分哭笑不得的神色。开锁的界面退不出来,雨势却是越来越大了。江浩林抬头望了眼沉沉的天幕,当即迈腿开跑。

像之前他在启林南操场上的无数次训练一样。

戏剧化的是,当江浩林赶到面试地点时,手表上的时间刚好走到九点零一分——他迟到了一分钟。所幸的是,由于突降暴雨,江浩林所在的小组几乎全部迟到,他反倒成为了第一个到达面试地点的人。江浩林迅速整理了仪容仪表,而后面色沉静地推开面试室的门。白炽灯明亮的光线下,五位面试老师正正襟危坐着。江浩林只一眼便认出了中间那位老师,新中国培养出来的首位美国科学院院士,王晓东。

运动场上的江浩林

“在面试之前,我会提前登陆这个学校的网站,把所有有可能面试我的老师的基本信息浏览一遍。”江浩林向记者解释。

“只看一遍就记住了吗?”

“对。”江浩林颔首,“正所谓‘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’。”

“知己知彼”的江浩林在次日即收到了PTN项目的拟录取资格。“感觉心里像是放下了一块石头。”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,江浩林背上书包,漫步在北京各大名胜古迹,长城、颐和园、故宫….这座古老而年轻的城市以温和的姿态包裹着他,欢迎着这个自羊城而来的新皇冠体育学子。

江浩林(第四排右一)参加PTN夏令营活动合影

休闲的光阴并没有持续太久,江浩林还需要准备中国农业大学的夏令营。“并不是出于什么功利的目的。”江浩林说,当时他已经确定下了要去北大深造。

江浩林的想法很简单。“参加了之后,就有经验可以分享给师弟师妹们。”


多样:学霸属性下的其他面

目前为止的人生里,江浩林受过的坎坷大约都在科研实验中。在现实的世界,江浩林是典型的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自小勤奋好学,一路走来也颇为顺利,最早的一次挫折要追溯到小学三年级那张只有66分的数学单元小测。“一路走来都比较顺遂。”他说。“不管做什么决定,亲朋好友都会很支持。”

江浩林出生于书香世家,良好的文化底蕴为他日后的成绩打下基础。父母忙于工作,除去学业之外对江浩林鲜有约束,换言之,江浩林有足够的时间去寻找乐趣,而他寻找的是“文化世界中的有趣”。

从识字开始,江浩林便经常光顾家里的书房,磕磕绊绊读完了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《富兰克林自传》等书籍。二年级的时候,江浩林最大的爱好是抱一本《新华字典》,逐页逐页地背诵。“觉得每天学一些新字是一件很满足的事情。”

江浩林还是下棋的一把好手。“不夸张地说,我跟我们学院很多同学下过棋了。”江浩林笑道。自小观看爷爷下棋的他,即便是紧张的期末备考阶段,也会抽出一两个小时的时间,再拉上三两好友于棋盘博弈。棋盘之外还有魔方,江浩林目前为止最快的记录是24秒还原六个魔方面。

自小生活在浓厚的文化底蕴里,兼之父母给予的宽松的成长环境,江浩林在汲取养分的过程中慢慢形成了自律、沉稳而又温和的性格。这或许便是一直以来江浩林总能得到亲朋好友支持的原因,“我们相信他有这个能力。”

江浩林在实验室

对江浩林的另一场采访开始于采访结束之后。

跟随着江浩林的步伐走出学生活动室,在楼下恰巧碰见了江浩林一栋宿管阿姨。夜色初初降临,暴雨过后的空气有着天然的洗练。江浩林微微靠着桌子,面色带笑地与宿管阿姨寒暄,语调之间温和有礼,不时点头、致意。

“这孩子要去北京读书了,真厉害呀….” 

 

文字 | 新媒体工作室 林少娟

图片 | 由受访者提供 官微往期推送

微信编辑 | 谢韩 新媒体工作室 林少娟

责任编辑 | 方玮 谢韩

点“在看”,和小伙伴分享这位不一样的新皇冠体育学霸!

    已同步到看一看

    发送中